工笔花鸟装饰在陶瓷上的审美艺术

网站首页    工艺美术大观 第18期    工艺美术大观 第18期 争鸣    工笔花鸟装饰在陶瓷上的审美艺术

文·严云峰

      不管是空实明快的唐代花鸟,还是萎靡柔媚的宋代花鸟,在花鸟画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花鸟绘画艺术家们在创作上一直进行着不同层面和不同方位的探索,不仅仅是活跃在纸上,更是在陶瓷上,他们是一支光彩夺目的队伍,他们的创作成果成了中国陶瓷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如诗歌中的托物言志一样,将花鸟绘画装饰在陶瓷上这一艺术也不仅仅只有笔墨情趣,更多的是独特的时空意识和人格寄托。以寓兴、写意为目的是有别于外国的绘画艺术,最是适应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中国。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这样的结果就是陶瓷花鸟绘画手法精工风格奔放,有着“百花齐放、创新繁荣”的景象。
     
纵使是风格奔放的陶瓷花鸟绘画作品,相比国外的花鸟绘画来说,中国花鸟绘画的传统风格一直处在重写实的阶段,也就是重工笔花鸟。然而这并不代表它跟不上时代,然后失去魅力。从古至今,理论家和画家们在绘画观念上进行过的每一次讨论,都为陶瓷工笔花鸟画寻找出了新的发展契机,工笔花鸟画装饰陶瓷在经过几个世纪之后的今天确实获得了新的机遇,向多元化发展。无论是在题材上,还是表现形式上,以及绘画方法、绘画手段等方面都没有固定的形式,画家仅仅是通过工笔的表现技巧和技法,以自己的审美观念去对展现美的题材进行提炼和筛选,对所描绘的对象进行改造和强化,不违背自然规律和审美原则,却使得陶瓷工笔花鸟画在展现大自然中的美的同时呈现出极强的装饰性特征。
     
浏览徜徉在各大博物馆、工艺美术馆,我们可以看到其间所珍藏的民间工笔花鸟画装饰的陶瓷作品,取材都是民间那些喜闻乐见的花、鸟、鱼、虫和走兽动物,例如张大嘴的鳜鱼、华丽的锦鸡等,取材写实、形象生动、体态考究、精雕细刻,即使是一根翎羽、一片鳞片都能展现其丰富的画面以及自由的艺术本性。这么说来陶瓷上的工笔花鸟绘画装饰其实是一种笔工而意写,因为它受到了创作者本身的民俗观念和情感以及自身特定性的影响。
     
在创作笔工而意写的陶瓷工笔花鸟画的过程中,先要在绘画前了解所绘花鸟生长的规律。各种各样的花朵,姿态万千,每一种花都有其自身的组织结构,各种各样的鸟,习性各异,在绘画鸟类时需要了解鸟类的生活习惯,性格特征。然后进行严谨的构图,对所要借助的题材形象进行概括夸张,运用刚劲有力笔线、个性鲜明的色彩,注意画面的强烈对比,每一个处理手法必经过必要的取舍、集中、提炼、夸张和变形,使构图、组织线条、勾线、设色及细部刻画等在具有某种独立的审美意义的同时达到一种统一而强烈的效果,所造成的形式美既源自生活又高于生活。工笔陶瓷花鸟绘画最原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装饰陶瓷,这是陶瓷绘画一个重要的艺术特点,为达到这种装饰效果,可以多和图案相结合形成有浓厚装饰性的质朴民间艺术。

·工笔花鸟装饰陶瓷的构图原则
     
陶瓷工笔花鸟在绘画时因工笔这一特定性,在绘画要求上是工整细致,处处着力,处处深入。因此如果这时候在画面内容上繁多而画幅又较大的话,不但费时费力,有时还会产生刻板、繁杂,缺少大的虚实对比和节奏不明显的感觉。而且花鸟的气质柔媚不必山水需要磅礴的气势,所以也无需在构图上如山水那样进行繁满的处理。不过工笔花鸟绘画还是可以如山水绘画一样在作画过程中灵活运用泼、洒等手法,加以点和渲染,泼洒的手法能够形成浑厚、朦胧、抽象的大片虚灵色块。大片面积又整体的抽象的形态可以使工笔花鸟细碎的画面蕴含其中并有机的交融在一起,加强画面整体感,造成画面形象既清晰又模糊,有松有紧,有虚有实,节奏感强,形式变化多,既具功力,又得灵气的大气势。

·工笔花鸟装饰陶瓷的线条原则
     
关于陶瓷工笔花鸟的线条,正如六祖慧能说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样,物体本身其实一般无所谓什么线条。线是很有禅意的,是人们主观营造、高度概括物象的一种形式,所以线也就是人们的主观视觉感受与客观存在的物体相结合的产物。在陶瓷工笔花鸟画中勾线是为了表现物体轮廓和凹凸转折结构,表现造型的手段。根据花鸟的特点、质感及在心中描绘出的画面效果,掌握线条的粗细、浓淡变化,以便更好地把握画面意向。因为线条粗细、浓淡的变化勾线时才讲究速度和力度,将笔力、节奏、韵律和谐统一起来。因为对物象要求刻画细致,勾线才讲究不仅坚韧有力、一气呵成,更要用笔工整。要达到用笔工整可以笔走中锋,中锋用笔还能使线条有暗示和表现活生生的、流动的、富有生命的立体美。

·工笔花鸟装饰陶瓷的色彩原则
     
色彩是现代工笔花鸟画在陶瓷中的主要元素,有它自己的特色和规律。对于陶瓷工笔花鸟绘画的色彩有色不碍墨、墨不碍色,艳而不俗,淡而不薄的要求。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所定义的“随类赋彩”,实际上是概括了工笔花鸟画色彩方面的原则,具体来说就是绘画色彩应该按照不同的物象给以不同的具体表现,不同于西洋绘画对某一时空结构中的客观对象自然的写实;也不同于“不在取色,而在取气”的中国文人画的水墨,以单纯的黑白对比与色度的变化。现代工笔花鸟画在陶瓷中往往多运用色彩鲜明妍丽的矿物质颜料,这些矿物质颜料有一种透明的效果,和客观物象没有简单的等同关系,叠加起来互相渗透、铺垫、笼罩,使色彩在明艳的同时具有浑厚华润丰富的神韵,富强烈而和谐的效果起一种装饰美化的作用。色彩本身具有自己的感情,它的对比也同样能增强画面的节奏韵律感,借以抒发情感,所以陶瓷绘画之色彩是情感化、理性化、装饰化的需求。
     
工笔花鸟装饰在陶瓷上宜融入构成因素,融合现代精神,表现新的审美情趣。这样不仅能使陶瓷工笔花鸟绘画在写实方面能运用自如,而且在具有现代意味的表现技法上也可别开生面。虽然工笔花鸟画装饰在陶瓷上的发展道路还很长,在构图上的装饰性上,在线的装饰性上,在色彩的装饰性上,每一个组成的发展空间都还很宽广,还可以让我们去继承和发展,但是正因为工笔花鸟画笔工而意写的结合,因为它的历史,因为它的挑战性,古往今来才有那么多艺术创作者追随,也才能够创作出活色生香的工笔花鸟画艺术境界。

2014年9月19日 00:0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